旅游资讯Scenic attractions

首页>旅游资讯>旅发动态>海通法师:自目可剜 ...

海通法师:自目可剜 佛财难得

来自:数字化信息中心      作者:数字化信息中心   发布日期:2018-05-29

海通,唐开元年间黔地僧人。谒峨眉山,游凌云寺,发现凌云山下水患,谓“石可改而下,江或积而平,若广开慈容,廓轮法相,善因可作,众力可集。由是崇未来因,作弥勒像”。化缘集资远及江淮。实地勘测规划,主持凿山建造弥勒大像,“万夫竞力,千锤齐奋,大石雷坠,伏潜骇”,“时积日竞,月将岁就”,“不数载而圣容俨然”。时有郡吏勒索“佛财”,海通剜眼珠抗拒。因工程浩大,佛像“全身未毕,禅师去世”。(录自《乐山市志》)

在大佛修造之前的秦汉时代,凌云山和乌尤山只有一些道家的足迹,道家人物来到山上结茅,潜心悟道,宣传道家的思想,后来发展为道教场所,凌云山的九座山峰都有道教寺观,“峰各有寺”。从流传到今天的九座山峰诸如灵宝、祝融、栖鸾之类的名字,就具有道家的色彩。秦代,凌云山和乌尤山是一片陆地连接,由于大渡河、青衣江在上游几千米处汇合后,在萧公嘴处又与从北面来的岷江汇合,形成强大的水流,直冲凌云山和乌尤山。当时的三江水域,已是舟楫来往的水上通道,由于凌云山和乌尤山横亘水津,给过往船只造成极大的危险。这时,蜀郡太守李冰“凿离堆,避沫水之害,”在凌云山和乌尤山之间凿通麻浩河,使三江暴涨时江水能从两山之间的麻浩溢出,既有利于减刹三江水势,又有利于船只的安全。对于李冰在乐山的麻浩治水,常璩的《华阳国志》说:“时青衣有沫水,出蒙山下,伏行地中,会江南安,触山溷崖,水脉漂急,破害舟船,历代患之。冰发卒凿平溷崖,通正水道。”   

但麻浩河的凿通,只在一定程度上减低了洪水灾害,嘉州的洪水灾害依旧频仍。嘉州的人民不断地与洪水斗争,以至于有了隋代眉山郡守(当时嘉州属眉山郡)赵昱在今天景区的九龙滩斩蛟治水的壮烈故事。在人们不断治水的过程中,一些佛家信徒试图用佛法的力量来镇慑江水。唐代中期,有黔地僧人海通来到嘉州,站在凌云山上俯视江水,见岷江“没日漂山,东至犍为,与凉山斗,突怒哮吼,雷霆百里,萦缴触崖,荡为空,舟随波去,人亦不存。”海通见到这惊心动魄的场面,下定决心要在这里凿一尊大佛,镇住奔腾吼哮的江水,保人们幸福。在这之前,已经有人在岷江上游不远的乐山境内的江边修过一尊大佛,但工程只进行到头部就搁浅了,至今只见残破的面目。以乐山为中心的三江流域,早在汉代,这里的人们就在沿江的山崖上凿修了很多仿生人居住的崖墓,这些崖墓有厅堂、居室、粮仓,甚至有田塘、家禽家畜的土陶模型,人们有开山凿佛的技术基础。

海通开始规划设计。“规广长,图坚久,顶围百尺,目广二丈”,于是正式开始施工。“万夫竞力,千锤齐奋,大石雷坠,伏螭潜骇,巨谷将盈,”工程进展很快。

海通要修大佛,最关键的是资金问题,工程开始前,他就开始了资金的募集。当时的四川地区经济尚不发达,海通想到了长江中下游的“江湖淮海”地区,于是,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为造佛募资的远游。

经过海通的努力,他很快募集到了一笔数目不小的资金。“江湖淮海,珍货毕至”,海通满载而归了。可是,郡吏见海通募集了那么多钱,就“求贿于禅师”,海通说:“自目可剜,佛财难得!”海通要剜出自己的眼珠,以表示自己要保护造佛资金的决心。郡吏不信,就对海说:“把你的眼珠拿来。”海通果然“自抉其目,捧盘致之”。海通果然剜出了自己的眼珠。郡吏“因大惊,奔走祈悔。”海通专诚一意,为修佛,到了忘我的地步;虽能回山转日,却不能使他回头,放弃修佛。工程继续进行。可是工程全身还未完工,海通却因积劳成疾而圆寂了,大佛修造工程停了下来。过了若干年,有连帅章仇兼琼来蜀中主政,“持俸钱二十万,以济其经费。开元中,诏赐麻盐之税,实资修营。”这样,章仇兼琼又主持了大佛工程的一段。

貞元初,韦皋来蜀中主政,见大佛工程“从莲花座上至于膝,功未就者,几乎百尺”;貞元五年,又“以俸钱五十万佐其费”。大佛全身的凿造工程完毕后,又以丹彩涂饰全身,用珠宝镶嵌身体各处。经过这第三期十九年的施工,大佛趺足成形,莲花出水,如自天降,如从地涌,大佛以庄严伟岸的身躯雄踞于凌云山崖上。